刘思敏:历史建筑保护也要尊重契约精神

历史建筑保护也要尊重契约精神

 

 □刘思敏


  广州市内民国建筑金陵台和妙高台在大地上坚持了许久,终究还是在6月的一个深夜被两台现代化的挖掘机悄然拆除了。

  事情背景其实是比较复杂的,且在中国目前的环境下,简单地对其评判孰是孰非,本身就不公平。在金陵台和妙高台被拆的事件中,删繁就简,有两个事实值得关注:一是,金陵台和妙高台无论有多大的价值,但肯定不是文物(尚未成为文物保护单位),甚至不是明令保护的历史建筑;二是,2007年,开发商就已经合法取得拆迁权。此外,《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至今未公布实施,法律法规的缺位和配套措施的不足,也为开发商强拆创造了条件。规划局虽然向开发商下达了“缓拆令”,但是,“缓拆令”毕竟是行政行为,它的法律依据、强制力到底有多大,还是值得探讨的。民众呼吁保护历史建筑的文化保护意识值得肯定,但是是否也应该设身处地地考虑开发商的成本和可操作性。

  开发商深夜拆除民国建筑,表明开发商的文化意识不强,对经济利益的重视程度远高于对社会责任的重视程度。但是,它的行为既不违规,也不违法,只是违反了一个行政命令。市场是讲效率的,每个时期的金钱、成本、机会都是不同的。企业看重自己的经济利益也是“合情合理”的。如果那个依据其实并不充分的政府“缓拆令”要求工期一拖再拖的话,损失应该由谁来承担?普通百姓呼吁保护历史建筑、保护文物,但是,我们不能够单方面地把保护成本压到某一方身上(也就是不能把所谓保护建立在牺牲别人利益的前提上),因为这显然不公平。而且,大家也在拷问政府下达“缓拆令”的依据、效力和有效期。即使“缓拆令”有依据,那么“缓拆”的有效期是多长时间?假设这两栋建筑如愿以偿成为文物,又该怎么补偿开发商的损失?

  此外,政府出让这块地之前,相关部门就应该对这些建筑进行评估和鉴定,把涉及历史建筑的地皮做出妥善处理。现在开发商拆了,政府又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来制裁开发商。广州市政府日前作出让开发商恢复重建金陵台和妙高台并处理其相关资质的决定,其实涉嫌违反了依法行政的法治精神。

  当然,开发商的行为显然违反行政命令,那么对于违反行政命令的行为该怎样处理,这方面也需要立法,否则这又是一个灰色地带。政府对于行政权力的行使,也需要法律来保障和规范。

  在这次事件中,各方都应该尊重市场,严格按照法律行事,明确责任主体,恪守契约精神。对于被出让且关涉历史建筑保护的地块,政府在出让土地之前就应该对历史建筑进行评估。出让后,如果发现历史建筑确实很有保护的价值,那么政府需要给予开发商一定的补偿,而不是把保护成本不假思索地压到开发商身上。

  毋庸讳言,现有的法律没能充分调动民众和开发商保护文物的积极性。在保护历史建筑时,我们不能片面地强调发展或保护,任何一方走向极端都是错误的、不理性的。保护不能以牺牲当地人、当代人的发展为代价,社会在要求当地或者政府保护文物和历史建筑的时候,一定要找到能够改善当地人生活条件的方案,或者其他的一些替代方案。

  再崇高的目标都不能以牺牲法律为代价,严格按照法律准绳来约束各方的行为,才是更可取的。现有的法律相对来讲还不完善,没有考虑到许多复杂的情况,尤其是我国文物保护法对于不同产权属性的历史建筑没有做出严格区分。另外,由于我国文物保护资金匮乏,再加上不合理的利用,可能导致真正有价值的文物得不到保护。

  因此,我们需要完善现有法律,也可以通过地方性立法来应急,并且严格以法律为准绳来保护文物和历史建筑。同时,也需要通过法律规范和保障行政权力的行使,为行政权力的行使提供法律依据。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