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思敏:“到此一游”的存在感与炫耀欲

“到此一游”的存在感与炫耀欲
刘思敏

http://www.ctnews.com.cn/zglyb/html/2013-06/10/content_74511.htm?div=-1

原载《中国旅游报》2013-06-10

    5月24日晚上11点多,网友“空游无依”发微博,称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看到了“丁X昊到此一游”几个字,“我们试图用纸巾擦掉这羞耻,但很难擦干净,这是三千五百年前的文物呀。”此条微博在网上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指责、嘲笑、侮辱像潮水般涌向当事人,继而当事者的资料也被人肉搜索,甚至其就读学校的网站也被黑客攻击。

    刻字留言的不文明行为在国内已是屡见不鲜,为何“丁X昊到此一游”却遭到口诛笔伐?原因是多方面的:留言刻在了千年文物埃及神庙上,更容易受到关注;汉字出现在国外的千年文物上本身十分扎眼;中国游客的形象本来就不那么光鲜,民族荣辱感爆棚的人终于找到发泄的载体;自媒体时代的网络病毒式传播。口诛笔伐尚可理解,但是类似人肉搜索、攻击学校网站这样涉嫌侵权的行为,本身就堪称以暴制暴。

    据笔者查阅,“到此一游”最早出现于《西游记》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五行山下定心猿》:他道:“这番回去,如来作证,灵霄宫定是我坐也。”又思量说:“且住!等我留下些记号,方好与如来说话。”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变!”变作一管浓墨双毫笔,在那中间柱子上写一行大字云:齐天大圣到此一游。而《西游记》的这个细节也是对人类心理的一种总结。好的文学作品会折射出人性,孙悟空的行为也代表了部分国人的心理,而小说和电视剧又将价值观传播给受众。

    但是,不少景区的摩崖石刻则另当别论,例如与苏东坡相关的黄冈崖壁上的“赤壁”二字,显然不可能是苏东坡自己刻上去的,无非是他的笔迹,经过彼时彼地的“政府”批准,再由专门的刻工雕刻上去,才可能亘古留存,与当今很多景区打造碑林是同一种文化展现方式。因此,这与游客的涂鸦,在形式上、程序上、质量上都有本质区别。

    然而,并不是只有国人才有这种涂鸦留字的“陋习”。据新闻报道,不少外国人也在我国的著名景点有刻字等种种不文明乃至违法行为。可以说,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存在这种“到此一游”的刻字想法,只不过在由意识到行为的过程中有差异,导致结果也不同。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的行为是由心理需求决定的,获得尊重,是人第四层次的需求。刻字其实是游客表达存在感与炫耀欲以期获得尊重的行为——游客作为一个个体,总是试图向世界表明自我的存在,同时他也想告知后来者,我先于你。很多小孩现在假期结束回到学校,都会被问:“出去玩了没有,去哪里玩了?”如果你没有玩,就感觉比别人矮一截,如果别人去的东南亚,你去的是欧洲,你又会觉得你比他们厉害。这就是攀比,而攀比的基础就是炫耀的心理。所以在这个阶段,很多人出去旅游就是想通过炫耀来获得尊重。而“到此一游”这种生硬的展示方式正好符合了一些人的炫耀心理。只有当我们的旅游是为了马斯洛指出的最高阶段的“自我实现”以后,才能做到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和评价,也不需要通过这样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旅游消费是比较高级的需求,外出旅游自然而然成为了人们炫耀的资本。通过炫耀来引起关注,获得尊重的需求。特别是出国旅游,有钱有闲有冲动,三者条件的缺一不可决定了炫耀感在无形中会被加强。炫耀的心理是人类共有的,但国家、国民的文明程度越高,克制得就越好,隐蔽得也越好。在一些发达国家,有着良好的法制环境,国民对无论公有还是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观念更强烈,法律监管也更到位,乱写乱画行为就相对较少。

    因此,要解决“到此一游”的问题,我认为法律监管和文明进化同等重要。建议把《文物法》中的“故意损毁文物罪”改为“破坏文物罪”,也就是更主要地针对破坏文物的客观效果而不是主观动机来定罪。绝大部分刻字和涂鸦的人都没有破坏文物的主观故意,因为他们的意图只是表达存在感和炫耀欲,用故意损害文物罪就不合适。另外,虽然即将正式实施的《旅游法》也对类似行为做出禁止,但没看到相关罪名的处罚,应该通过司法解释进一步细化。同时,靠道德自觉,文明进化,游客能认识到文物的重要性,能有效克制自己的行为,然后习惯成自然。也希望这次埃及刻字事件表现出来的义正词严、汹涌民意能够转化为现实中的见义勇为和对破坏文物行为的坚决制止。当然,这与社会的整体文明程度有关,文明不能只是口号,要想改观,也非一朝一夕之功。

    除了监管之外,疏导也极为重要。大家所熟知的厦门鼓浪屿,非常流行盖章本,很多游客因此而慕名前来。游客进入一家店面,就盖一个章,以此证明自己来过,这和刻字行为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却又属于合乎法律合乎道德的私人行为,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在国外,不少景点都专门设有涂鸦墙、签名墙,为爱好题字的人准备了地方。近日,位于河南平顶山一家景区,开始在指定区域内为游客提供留言板、留名石及笔墨等工具,供游客写划“到此一游”。游客调侃道,以前想在景区留点痕迹总是偷偷摸摸的,今天在这儿倒是可以随意写画了。

    以上案例告诉我们,其实景点也能积极提供一些渠道供游客写字画画,毕竟历年来文人骚客留字的故事都是千古佳话,不管字是作者留的,还是工作人员刻的,最后的结果是看起来很美,给人想象空间。事实上,游客表现欲的纾解之道,也是景区营销之道,相对于法律和道德的“堵”,这种景区的“疏”市场反响或许更大,因为它既能招徕游客,又圆满解决了问题。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