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投资谈判任重道远

本文作者是Alberto Forchielli,曼达林基金的创始人。曼达林基金是一家聚焦于中欧跨境合作交易的私募股权基金。 从不同的视角看,经济危机引发衰退,或激发成功。在前者看来,衰落的印象占据主导,国际舞台隐现新参与者。后者认为,获得机会,学习管理的方法,而不是屈服与权力的重新分配。 商界和政界一致认为,问题在报纸头版显而易见。美国和亚洲试图遏制中国,最明显表现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更直接的经济动机在于两大陆关于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的顺利谈判。 美欧之间缺乏强劲的政治竞争,致力于推动贸易,减少分歧,促进和刺激竞争。鲜为人知的是建立中美关于签订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双边谈判由布什政府2008年启动,后被奥巴马政府中断,在战略和经济对话期间决定恢复谈判。高层政治领导人缺席年度战略与经济对话,但他们的激励是显而易见的。 近期的华盛顿会议证实了两国关于被媒体大肆渲染的信息技术安全、工业间谍等话题的紧张关系。事实上,两国均会从推动和保障互惠投资的协定中获益。截至目前,猜疑、禁令和隐性限制占据上风。中海油和华为在美国遭遇的决定性障碍引起抗议,而国际公司在竞标中国政府的采购项目中受到的差别待遇也是显而易见。 消除障碍将会取得不可置疑的好处,虽然不是立竿见影的.北京取得技术和现代化服务,美国公司进入最大的消费市场,以及取得最大的增长率。如果将香港计算在内,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首屈一指的国际投资目的地。与此同时,中国也是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但流向美国的资本仍然有限。2012年,只有2%的中国资本流向美国,与非洲和拉丁美洲等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华盛顿准备容忍中国在GDP上的超越,但无法让位在生产力的前沿地位,其优越性的不可取代的基石。为此,除了外交冲突,双边投资协定需要强大的政治支持。但这与日益临近的美国选举冲突,在选举过程中,反华情绪将进一步巩固。一系列观点和利益对中国不利,从工会到小型企业、人权激进分子和台湾游说团体。每个人都认为中国存在不正当竞争,侵犯人权的行为,并缺乏透明度。在竞选活动中,中国是一个明摆着的攻击对象。另一方面,奥巴马不能忽视延伸到太平洋另一端的经济力量。 一个自给自足的解决方案是不可行的,一个相互协商的方案却困难重重,正值经济危机的时刻要求采取紧急决定。 (本文被文字编辑修改过) 访问 中国金融播客 观看并收听更多精彩节目!您更可以在iTunes商店内直接订阅本播客节目。关注中国金融播客的微博以得到实时更新!.

访问 中国金融播客 观看并收听更多精彩节目!您更可以在iTunes商店内直接订阅本播客节目。关注中国金融播客的微博以得到实时更新!.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