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帐户解禁将导致中国海外投资大潮

该文作者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Tamim Bayoumi和Franziska Ohnsorge。下文观点并不代表IMF的观点 中国第十二个五年计划承诺将加快资本账户自由化。这会是影响全球金融架构的一件大事。 尽管过去十年中国已经逐步放开了限制和一些规避审查,但是中国的资本账户,特别是投资组合的向外流动,仍然受到严格限制。 首先,中国的外商对内直接投资和清算在一些地区仍然需要达到审批要求。 其次,投资组合也受到配额的限制。这一类别中有多项限制。对内投资通过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计划进行。 QFII对大多数股票有3个月的锁定期,截止2013年7月上限总额为1500亿美元。 内地居民的境外证券投资通过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计划进行。截止2012年年底,金融机构的上限总额为860亿美元。 中国在2011年引入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计划,允许符合条件的境外金融机构以离岸人民币投资中国。截止2012年年底,其上限总额为2700亿美元。 此外,跨境发行证券也需要审批。 第三,其它投资。任何机构的外币短期借款也有上限,外币长期借款需要达到审批要求。国外贷款是不受限制的。跨境账户的持有需要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审批。 这些限制之外,还有大量的非FDI资本流入和流出中国。特别是,“其它”投资流动的绝对参量与那些全面开放的国家相似,如澳大利亚。 其它投资流动还包括国内银行外币存款的累积或引进。由于国有企业对利润遣返进行了调整,这些存款往往随着汇率预期而波动。 很多资金也流向了经常账户。从以往的研究可知,2007年通过贸易伪报而来的资本流动占GDP的5.5%至5.9%。 随着中国当局加快了开放资本账户的步伐,其它国家的历史经验可以作为警示。历史上,资本账户自由化经常会带来汇率或银行危机。 有时候,危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会爆发。例如,英国和日本就在资本账户自由化之后大约十年才发生金融危机,而丹麦的危机发生在二十年后。 一般情况下,研究人员认为,想要成功实现资本账户自由化,一个国家需要有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健全的银行体系和发达的金融市场。 这些标准尚未在中国完成。中国的利率尚未放开,部分金融系统还远欠发达,特别是企业债券市场,同时,汇率也未以市场化为基础。 我们的分析表明,中国的资本账户开放很可能会带来大量实质性的总投资组合流动。随着国内投资者寻求国内储蓄的多样化,资金可能从股票和债券市场净流出。中国居民的国际资产收购狂潮可能会对全球资产价格造成重大影响。 但是,中国的资本账户自由化可能会逐步实现。净流出可以分几年消化,并且一部分会被FDI净流入抵消。 (本文经过文字编辑修改) 访问 中国金融播客 观看并收听更多精彩节目!您更可以在iTunes商店内直接订阅本播客节目。关注中国金融播客的微博以得到实时更新!.

访问 中国金融播客 观看并收听更多精彩节目!您更可以在iTunes商店内直接订阅本播客节目。关注中国金融播客的微博以得到实时更新!.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