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专访刘思敏:假日,何时不再成“堵”日(两节观察)

假日,何时不再成“堵”日(两节观察)

《 人民日报 》( 2013年10月06日要闻 第04 版)

本报记者 成 慧


    客流井喷已成常态

  一条条数不清的游客长龙、只见人头攒动不见景……在人山人海的景区,假日成了“堵日”。携亲友出行的游客,好心情也大打折扣。

  据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办公室通报,今年国庆长假以来,各地陆续发生景区容量超载问题。部分游客投诉反映河南云台山、湖南张家界、山东崂山、贵州梵净山等景区接待人数超载、游客滞留问题。

  近年来,每到节假日,多地景区客流井喷已成常态。据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办公室通报,2012年10月4日,南京中山陵为最佳接待量10倍,厦门鼓浪屿、敦煌莫高窟为最佳接待量8倍,北京故宫、宁波溪口景区、山西平遥古城、湖南衡山为最佳接待量4倍。

  节假日热点景区持续爆满,超载严重,带来的安全隐患也不少,应当引起足够重视。

  为何选择扎堆出行

  “景区超载有其固定的时间节点,一般出现在各个节假日,表现最为突出的便是十一黄金周。”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认为,造成十一黄金周景区超载的最主要原因在于我国的假日制度。

  刘思敏认为,我国的假日总量在全球处于平均水平,但长假相对稀缺。“春节长假要走亲访友,其他假期较短,算来算去,最适宜出行的长假只有十一黄金周了。”长假过少,旅游需求集中爆发,使得旅游需求和景区供给出现严重失衡。

  “其次,十一黄金周对景区尤为重要,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经营的景区,在经济利益驱动下忽略了容量控制。”刘思敏认为,从景区本身来看,门票收入占景区营业收入过高,而黄金周又是旅游需求集中释放的时期,营业收入在全年总收入中显得更为重要。为谋取最大经济利益,景区流量控制和游人安全问题容易被忽略。

  刘思敏说,对大多数游客来说,扎堆出行也是无奈之下的最佳选择。《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2008年1月1日开始施行,但在现实中并未得到严格执行。“带薪休假难以落实,大多数游客要想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就只能凑黄金周的热闹了。”

  游客出行需要松绑

  面对十一黄金周景区超载的现实难题,该如何减负?怎样为游客出行松绑呢?

  首先,假日制度设计上,刘思敏认为,在带薪休假落实难的背景下,增加长假供给可以起到“疏”的作用。“比如,恢复五一黄金周,增加其他法定假日时间等,假日制度更加人性化,让游客出行时间有更多选择,以此来缓解旅游需求和景区供给之间的矛盾。”

  其次,在为黄金周减负方面,景区也大有可为。今年10月1日实施的旅游法中明确规定,景区接待旅游者不得超过景区主管部门核定的最大承载量。景区应该制定和实施旅游者流量控制方案,并可以采取门票预约等方式,对景区接待旅游者的数量进行控制。

  “景区根据最大承载量控制客流,的确是一种可行之道,但从旅游法4月份公布至今,最大承载量如何统一计算并没有公布,实行起来也不能一蹴而就。”刘思敏说,景区控制客流容量需要诸多细致工作,比如,全国几万家景区的最大承载量该由谁来评审?评审机构的资质该由谁来授予?确定的最大承载量是否科学等等。“建议国家有关部门选择试点推开,在游客安全和景区容量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附:刘思敏主要论点


    某人:“把假日办消!让假期随其自然,不再人为调来调去,堵日将不再。”

    刘思敏:“把春节取消,人类惊叹的春运将不再有!把火车取消,每个城市的火车站地区都可以变成宁静的公园。你还能把钱塘潮取消吗?你能把上下班高峰也取消了吗?周期性不均衡潮汐式运动,是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 通过取消黄金周消灭拥堵的想法是愚蠢的计划经济思路!法定春节就是放假3天。春节黄金周就是“前挪后借”调出来的。是不是春节也不调了,就放三天?谁敢去征求这个民意呢?

     春节满足的是民众关于家庭团聚、文化传承的传统精神需求,黄金周满足的是日益增长的对于旅游的现代精神需求,同样都是具有刚性的需求。

?

原因分析:

 

    中国景区的确存在客流超载现象,但主要是在具有全国乃至全球吸引力的核心顶尖景区,如100多家5A级景区,并非全国几万家景区都存在客流超载现象。而且景区超载有其固定的时间节点,一般出现在各个节假日,表现最为突出的便是十一黄金周。造成十一黄金周核心顶尖景区超载的主要原因在于供求失衡,其根本原因在于我国现行假日制度带来的长假短缺

 

    首先,目前我国的假日总量在全球处于平均水平,但长假稀缺。春节长假要走亲访友,其他假期较短,算来算去,最适宜出行的长假只有十一黄金周了。长假过少,旅游需求集中爆发,使得旅游需求和景区供给出现严重失衡。

 

    其次,十一黄金周对景区的经济创收尤为重要,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经营的景区,在经济利益驱动下,如果不是安全的刚性压力,很难产生容量控制的动力。从景区本身来看,景区不是福利企业,多数采取类似企业化经营,门票收入占景区营业收入过高,而黄金周又是旅游需求集中释放的时期,营业收入在全年总收入中显得更为重要。在中央政府无意、无力对核心顶尖景区实行国家公园制度的当下,尽可能谋取最大经济利益,是地方政府和景区的本能

 

    再次,对大多数游客来说,扎堆出行也是无奈之下知情自愿的理性选择。《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200811日开始施行,但在现实中并未得到严格执行。带薪休假的落实情况表征了一个社会文明进步的发展阶段,对中国社会来说,未来10年内都是超前的,因此,在可预见的将来的带薪休假难以落实,大多数游客要想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就只能凑黄金周的热闹了。把只能选择在黄金周去游览核心顶尖景区的消费者堵在景区外或景区内,本质上是一样的。对于已经花费了巨额路费的多数旅游者来说,甚至宁愿堵在景区内。 

 

对策建议:

 

面对十一黄金周景区超载的现实难题,该如何减负?怎样为游客出行松绑呢?

 

首先,假日制度设计上,2007年修订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已经实施了6年,非常有反思和调整的必要。在带薪休假落实难的背景下,增加长假供给肯定起到“疏”的作用。比如,恢复五一黄金周,或者在5月19日“中国旅游日”前后增设“春夏黄金周”,也可延长春节假期,法定假日时间等,同时改革小长假,不再人为实施鸡肋般的“小长假”,使假日制度更加人性化,让游客出行时间有更多选择,以此来缓解旅游需求和景区供给之间的尖锐矛盾。

 

    其次,在为黄金周减负方面,景区也大有可为。今年101日实施的旅游法中明确规定,景区接待旅游者不得超过景区主管部门核定的最大承载量。景区应该制定和实施旅游者流量控制方案,并可以采取门票预约等方式,对景区接待旅游者的数量进行控制。景区根据最大承载量控制客流,的确是一种可行之道,但从旅游法4月份公布至今,最大承载量如何核定并没有公布,实行起来也不能一蹴而就。尽早预测景区内的游客数,对其他游客进行预警。以上两项措施可以先针对文物保护类、生态类及管理难度大的景区进行重点实施,也不一定开始就严格执行,但要先上路,再推广,逐步的实现,甚至是在景区规划之初,就要进行科学的测算。然而,景区控制客流容量需要诸多细致工作,比如,全国几万家景区的最大承载量该由谁来核定核定机构的资质该由谁来授予?确定的最大承载量是否科学等等。建议国家有关部门选择试点推开,在游客安全和景区容量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在试行过程中,应采取鼓励措施,培养旅游者预约参观的习惯,如黄金周期间可设置门票预约的优先入园通道,平时试行门票预约打折优惠。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