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思敏:你是否看懂了黄金周“拥堵”?

黄金周“拥堵”究竟意味着什么? 

 

刘思敏

 

一提到黄金周,“黄金粥”、“拥堵”景区爆棚”、“旅客滞留”等一连串堵心的词语就会充斥我们的大脑,一系列车、人挤人的壮观景象也会遮住我们的眼球无论媒体还是公众,似乎都对黄金周达成了一个普遍共识,那就是——堵!一滴水的确可以见太阳,但一滴水毕竟不是太阳,其实,所谓黄金周拥堵被夸大了局部现象那么它的背后,是否还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是我们没有注意到但可能更应该也更值得注意的呢?


黄金周拥堵具有相对性、局部性黄金周拥堵“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全国数万家景区,门庭冷落的不在少数,真正在黄金周期间拥堵、火爆的,实际上也一二百家景区,即那些最具全国性价值、最具观光价值、最具独特性的核心旅游景区,其中主要是100多家5A级景区。即使是公路拥堵,也主要发生在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展超前、汽车保有量较大的地区以及那些与核心景区、热景区的连接线。放眼全国,西部绝大多数地区不堵,名气小的景区也不堵,除了像八达岭、故宫、颐和园这些外地游客比较集中的地方以外,北京城区是畅通无阻,道路交通非常之以致于有平时长期难得一座”的乘客感慨说“北京的公交车也终于可以个长假笔者十一期间去了黑龙江佳木斯的大亮子河国家森林公园,人少、景美、空气好到那里的人都享受到了难得的惬意因此,拥堵,只是相对而言,是“点”,而不是“面”!如果把全国最顶尖景区的拥堵放大为全国景区的拥堵,典型的以偏概全;假若再据此做出通过取消黄金周解决拥堵问题的决策就更荒谬的因噎废食了。


拥堵感的强弱取决于吸引力与耐受力的博弈。每个人都有好奇心,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耐受力。比如女人大都喜欢逛商场,去商场购物甚至什么都不买,只是到处去看、去试,都对她们具有强烈的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也直接抵消了她身上的痛、心上的累,继而提升了她对逛商场这累活儿的耐受力,即使体力消耗很大,也不觉得累。而男人们可能到商场逛个十分钟就烦得要命了,因为他们一般没有膨胀的购物需求,没有货比三家的雅兴,逛商场对他们是缺少吸引力的,因而对这种疲劳也缺乏足够强的耐受力。同理,对于绝大部分黄金周出游的人来说,往往是因为核心景区的名气、独特性等对其具有足够大的吸引力,而有的人虽然觉得某景区吸引力很大,但耐受力不强,忍受不了拥堵的预期,也就不再上路,或者另选人少的地方去。因此,不能孤立地、片面地去看拥堵的这个表象,产生出游的行为和发生拥堵的现象,实际是吸引力和耐受力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拥堵感的强弱也因人而异。作为看客和决策者,难道不可以提高一点旁观拥堵的耐受力吗?


    根治拥堵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黄金周集中旅游特别是拥堵确实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资源的浪费,也影响了公众出游体验但是,不管对于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这种周期性的不均衡运动,如农历每月十五的钱塘潮、城市交通的早晚高峰,都是一种正常现象,很难人为消除。计划经济退出中国已经几十年了,在全球范围内也被证明了完全、彻底的失败,但“按比例有计划”的空想思维模式却仍然残留在中国人的大脑中。而市场经济虽然因为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以及供求关系的变化,也会造成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进而对社会资源造成种种浪费,但人类有史以来的经济实践已经证明,市场经济恰恰是配置资源最合理、最有效的方式。黄金周拥堵也是一样,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旅游需求的旺盛以及人们对自我价值的追求,加上假日等社会条件、气候、地理、文化传统、消费习惯等因素,必然存在于一个周期性不均衡的动态过程之中。既然这种不均衡现象是必然的,怎么可能根治得了呢?要想根治春运拥堵,就只能把春节取消,并要求人们也不得请假,还要辅之以不准离开工作地等强制措施,否则春运就必然出现。如果春运的时候,让每个人都能买到一张卧铺票,那社会得配置多少卧铺车呢?平时闲置的社会成本又得有多大?!很多城市为了解决上下班高峰,政府采取了包括错峰上下班在内的许多措施,拥堵却“涛声依旧”!“仓廪实而知礼节”,春节满足的是民众关于家庭团聚、文化传承的传统精神需求,黄金周满足的是日益增长的以旅游消费为载体的现代精神需求,同样都是具有一定刚性的需求。甚至毋庸讳言,对于当今的中国主流人群来说,春节这种传统精神需求虽然依然很重要,但已经呈现逐渐衰减的态势,很多人感觉过年没有以前有意思了,也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而旅游这种现代精神需求却是与日俱增,春节出游也变得越来越普遍。既然大家认为必须满足公众的传统精神需求,为什么就可以罔顾民众的现代精神需求呢?而且,不难想象,取消十一黄金周,只能增大出行、出游需求的“堰塞湖”,其破坏性不可低估,也严重影响民众的幸福感提升。像尊重春节这样的传统精神价值需求那样,尊重民众对旅游的现代精神需求,不可以吗?


    缓解黄金周拥堵的现实之道。对于拥堵问题,只能通过一些方式来缓解,不可能根治!根据国际经验,带薪休假确实是发达国家普遍采用的一种比较理想的休假模式(当然并非这些国家就没有事实上的集中休假现象,如欧美的圣诞长假和日本的黄金周),但是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对职工带薪休假制度的落实提出明确目标也只是“到2020年,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带薪休假能够逐步落到实处固然是好,但在带薪休假尚未基本落实、且已明确七年之内无法“基本落实”的情况下,面对现实,切实缓解长假需求与长假短缺的尖锐冲突,疏通公众出行、出游需求的“堰塞湖”,进一步改革假日制度,增设一个或两个黄金周长假则不仅必要,甚至可谓当务之急,即使到了2020年真的基本落实了带薪休假再来取消黄金周也无不可。

现阶段疏通民众出游需求“堰塞湖”,解决出行“拥堵”问题的根本之道是,在进一步切实推进带薪休假制度的基础上,通过增加2—5个法定假日(相当于在2020年之前强制集中落实5天带薪休假):1、增加2个法定假日到五一,直接恢复五一黄金周;2、或者增加3个法定假日,通过前挪后借双休日,增设一个黄金周(在中国旅游日前后放假3天增设春夏黄金周或在8月上旬增设避暑黄金周);3、恢复五一黄金周或增设春夏黄金周,同时将春节黄金周延长到9至10天。现有的清明、端午、中秋三个传统节日及元旦回归其价值本位,采取新的放假办法——在节日当天放假一天,原则上不调休,若节日恰逢双休日,则固定在双休日之后的周一(或之前的周五)补假,形成固定、可预期的小连休(或者不再另行补假)。黄金周长假(春节黄金周除外)也确立以与节日相邻的双休日为基准调休的原则。这样就既能保证传统节日可以处于休假状态,又不至于因为频繁的双休日调休严重打乱生活与工作节奏,同时由于三天与两天相比,其功能难以产生质变,因此也不至于影响休假的质量。 


 微信公众号:liusimin1130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