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思敏:游南极 不好说就是“土豪行为”

游南极 不好说就是“土豪行为”

——刘思敏:著名旅游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2014年02月22日02:55  华商网-华商报 

    博主按:2014年2月22日,西北地区第一大报、西安《华商报》刊登对本人的长篇专访《游南极 不好说就是“土豪行为”》,有点意思,欢迎闲阅品鉴。

     这些年来,每一个旅游热点区域的出现,都将引来国人蜂拥前往,类似扎堆现象,又经常在我们身边出现:扎堆跳广场舞、扎堆抢盐,甚至走上国际视野的中国大妈。南极是否会成为国人“扎堆”旅游的下一个热点

     

  价格高不代表消费方式很“土豪”

   华商报:南极离我们的生活很遥远,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花高价前往那里

   刘思敏:提到南极游,人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土豪游”,毕竟很少有人能花那么多钱去一趟南极,这就好比LV包和宝马、奥迪轿车,某种程度上成了身份的象征。因为这种差异化的标签存在,很多人就愿意去关注它。但要强调的是,南极游的数量与年游客量已达8000万人次的出境游相比,人数简直微乎其微。因此,南极游实际只是新闻热点,还称不上旅游热点。

   “仓廪实而知礼节”,旅游是兼具物质与精神双重特征的消费,是吃饱喝足以后的事情。参加国内旅游的人群就是相对富裕的人群,出境旅游的人群又是国内旅游人群中高端的部分,南极游不排除存在土豪消费的可能性,但也不应该把它理解成为一种土豪行为,毕竟财富差异出现后,富起来的人们更愿意花一些钱,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在欧美发达国家,旅游也是中产阶级乃至富人们最钟情的生活方式,可见是一种人类的共性。

  扎堆游像春运 人多假少是主因

   华商报:国内旅游业走到今天,究竟经历了哪些阶段

   刘思敏:我国旅游业的发展也就是改革开放后短短30多年的过程,一开始,只有少数有海外或港澳关系的人,进行港澳探亲游,少数人能利用工作等机会出国。

   随着国民收入的增加,尤其是我国开始实施“黄金周”长假制度,人们的旅游热情才被真正调动起来,但这个时候,国内游景点人满为患,旅游质量也不高,于是,一些游客开始选择出境游。

   华商报:最早的中国外景地旅游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热播的电影《庐山恋》,许多人都纷纷前往庐山旅游。如今,中国人好像无论在国外购物,还是旅游貌似都喜欢扎堆

   刘思敏:我并不认可这种说法。在国内外舆论中,中国人具有超强购买力,却将更多的目光集中在国外奢侈品上,住差酒店,不懂得享受旅程,“钱多人傻”。其实,这些都是对中国游客的误读。受消费主义影响,富裕起来的人们很容易产生购买奢侈品的需求,如果这种需求是刚性的,而且国外的价格比国内便宜很多,国人当然热衷在国外买,这本身正说明是一种理性消费,只是因为太便宜了,买得太多,买得太直接,给人造成一种土豪消费的感觉。

   现在,我国出境游高速发展,但一些旅行社的组织能力有限,对游客出境培训和引导等工作相对不足,再加上一些目的地国家和地区也没有做好接待中国人的准备,才导致国人的不文明行为被放大。而且,长假短缺已经成为中国旅游消费释放的最大瓶颈,每年,大多数中国人的中远程旅游都只能集中在两个黄金周以内,出游的人多,目的地又集中,人满为患在所难免,扎堆儿如同春运,这种出游不是被迫的,完全是自愿的无奈的理性选择。

  呼吁管制中国人游南极是矫情、因噎废食

   华商报:有人说,国人去南极旅游影响了科考站正常运行,希望成立专门的机构,出台规定管理游客

   刘思敏:这种说法太荒谬了。全世界的游客去南极都不需要事先审批,难道就只限制中国游客南极不是一个主权国家或行政区,根本不可能适用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管理办法。

   每年去南极旅游的也就几千人,到了南极,看到了祖国的科考站,一定是倍感亲切,合影、留念怎么了我想,去草原的蒙古包前,牧民都会亲切地送来酒水、酥油茶,更别说合影了∑考站的大多数科研人员长期孤独工作生活在荒凉的南极大陆,应该比草原上的牧羊人更想看到同类吧何况是偶尔、少量来自祖国的亲人呢这些游客都是商业性的旅行,食宿行都有旅行社全程安排,谁也不会强求科考站设宴招待呀。在科考站门口照张相,与科考队员合个影,在不影响科研的前提下参观一下,盖个邮戳,对中国的南极科考事业能有啥实质性影响呢?我们还可以提倡、呼吁想参观科考站的游客给科考站带点有用的礼物。“我们怕的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游客或者一些年轻的游客行动上一旦失控,会出现一些意外的人身伤害或者事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站上的救援资源非常有限。”——国家海洋局极地办主任曲探宙的这个说法也经不起推敲——莫非没有中国科考站,中国游客就不去南极了?他们到了南极就不会失控了?南极游组织者也不会有任何预案及救护措施?

    可以说,因为南极长城站“应接不暇”,就呼吁对中国公民赴南极旅游进行行政管制,既是矫情,更是因噎废食。

  热点景区“热”在性价比高 绝非扎堆

   华商报:一个旅游热点区域的兴衰发展是否有规律可循还是纯粹的扎堆、非理性的行为

   刘思敏:旅游热点的形成,必然是由参与者的数量、集中度决定的。如果这个旅游产品,市场反响比较好,旅游产品比较独到,受众比较广,像东南亚一样,它是冬季旅游的聚集地,价格又比海南岛便宜,华人比较多,语言上没有太大的障碍,自然就成为了国人出境游的热点地区,再比如马尔代夫,它有特色独到的度假酒店,离中国比较近,成本、价格又比夏威夷和地中海便宜,因此它也成为热点。

   还是那句话,老百姓心里有一杆秤,他会选择货比三家,像中国人近几年出境游的热点地区——马尔代夫、巴厘岛、泰国,它们之所以成为热点,共同性在于旅游产品的性价比高、独到性乾产品本身又迎合了中国人的口吻,所以它热,绝非是扎堆。经常出国的人,愿意去寻找新的目的地,如果首选的这些目的地都去过了,他们也愿意开发新的目的地。旅游就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不断扩大,有梯次推进的规律,从陌生到热点,一定遵循着目的地由近及远、接待设施水平的需求由低向高,由小众旅游逐渐向大众演变的过程。

   华商报:根据国外旅游业发展的经验来看,您觉得,“私人订制游”能否取代团队游和自助游,成为未来出境游的一种重要方向呢

   刘思敏:从目前来看,常规的团队游仍然占据出境游的主要角色,但随着人们出国次数的增多、旅游经验的不断丰富、外语水平的不断提高,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国人,必然会更乐于选择自助游的方式,进行深度旅游。团队游价格便宜,但走马观花,缺乏个性化追求。自助游虽然有了个性化追求,但却没有旅游单位进行后勤服务,因此私人订制游是介于团队游与自助游之间的一种旅游方式,但它的价格可能是最高的。

   我认为,团队游、自助游和私人订制游三种方式,作为“三驾马车”,都是未来出境游的方向,三者缺一不可,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或者可以相互交叉地供游客选择。

   附:作者原稿   

刘思敏:去哪旅游 老百姓理性不“土豪”


本报记者 贾晨

 

南极,一个寒冷而又陌生的地域,随着一波波中国旅游团体的出现,这里,逐渐成为一块新开发出的旅游目的地。

据统计,在201111月至20123月期间,有多达2300名内地游客———其中一些人愿意支付高达50万元的费用———前往遥远的南极大陆旅游。

有分析家们分析,中国正在成为南极旅游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

随着国人旅游人数的不断增多,当地也出现了一些不良的声音。

日前,据新华社报道,在今年农历新年假期期间,一个由上百名内地游客组成的旅游团到位于智利附近乔治王岛上的南极长城站参观,紧张忙碌的科考队员们几乎无暇接待

虽然价格不菲,但人们开始担心,每一个新的旅游热点区域的出现,都将引来国人扎堆式旅游,而类似扎堆现象,又经常在我们身边出现:扎堆跳广场舞、扎堆抢盐,甚至走上国际视野的中国大妈,比如《泰囧》播出后的泰国旅游热等。

南极是否会成为国人“扎堆”旅游的下一个热点?前往南极是否需要政府审批,一场新的争议在大众传媒上,人们展开讨论。

 

 

刘思敏:著名旅游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价格高不代表就是消费方式很土豪

 

华商报:貌似南极离我们的生活很遥远,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愿意花高价,前往那里?它本身哪些符号,吸引着当下国人的眼球?

 

刘思敏:当然,人们的第一反应,这就是“土豪游”,毕竟很少有人能花这么多钱,有机会去一趟南极,见一见那里的风光。这就好比LV包和宝马、奥迪轿车一样,是种身份的象征,因为这种差异化的标签存在,在加上目前,人们对于财富的炫耀和膜拜心理,很多人就愿意去关注它。

但要强调的是,南极游的数量与游客量已达8000人次并且仍然保持快速增长趋势的出境游相比,简直微乎其微,属于看得人多,去的人少,只能是种“高端定制”。因此,南极游实际只是新闻热点,称不上旅游热点

仓廪实而知礼节,旅游是兼具物质与精神双重特征的消费,实际吃饱喝足以后的事情,是一种比较高层次的消费为什么同在东亚地区,日本人、韩国人比中国人更早作为旅游者大规模走向世界?与其经济腾飞的顺序密不可分。参加国内旅游的人群就是相对富裕的人群,参加出境旅游的人群又是国内旅游人群高端的部分,也就是你说的这些高端的旅游产品恰好就跟这个市场客源对接上了,而南极游不排除存在土豪消费的可能性,但我们也不应该把它理解成为一种土豪行为,毕竟财富差异出现以后,富起来的人们愿意花一些钱,出去走一走、看一看自己没见过的风景,去追求一种更高层次的消费方式与感受在欧美发达国家,旅游是中产阶级乃至富人们最钟情的生活方式,可见是一种人类的共性 

 

中国老百姓旅游懂得货比三家

更看重性价比

    华商报:似乎您说的这种“高端定制”是这几年才流行起来的事情,国内旅游业走到今天,究竟经历了哪些阶段?

    刘思敏:不仅仅这种“高端定制”,要知道,我国的旅游业发展到今天,也就是改革开放后短短30多年的过程。从最初的国内游,到后来的出境游,一开始,只有少数有海外或港澳关系的人,进行港澳探亲游,少数人能利用工作等机会出国。

随着国民收入的增加,特别是1999年以后,我国开始实施“黄金周”长假制度以后,人们的旅游热情才被真正调动起来,但这个时候,国内游景点人满为患,旅游质量也不高,于是,有过国内游经历的一些游客开始选择在出境游,这个时候,我国也与一些国家实行了旅游签证,日本、韩国、东南亚游也逐渐兴起,类似“几日几国游”的团体游,成为了很多出境游的选择,走出去看一看,是那个时代最显著的特点。但这种旅游方式,在后来,确实被人嘲笑为“上车睡觉,停车撒尿,下车拍照,回家睡觉。”

这是当时出境游开始的一种局限性所导致的,第一次走出国门的游客,更多关注价格,很少有人会做足准备,去向了解每个国家的风土人情,但当这种局限性逐渐被出国次数的增多所打破后,现在人们更愿意选择性价比高的地方,只有对一个地方有了大概了解并且积累了足够的境外旅游经验以后,才能逐渐适应自助游,才能更深入地了解当地,这些都是必须经历的过程。

 

华商报:最早在中国的外景地旅游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热播的电影《庐山恋》,许多人都纷纷前往庐山旅游,并且视为此生必游的浪漫目的地。如今,好像在国外人看来,中国人无论在国外购物,还是旅游都喜欢扎堆,这种从众现象是否会导致未来南极也会引来大量中国游客?


刘思敏:我并不认可这种说法。在国外的舆论中,中国人具有超强购买力,将更多目光集中在国外的奢侈品上,住差酒店,不懂得享受旅程,误以为中国人“钱多人傻”,不懂得享受旅游的这个过程。其实,这些都是对中国游客的一种误读,虽然我不否认中国人的旅游方式还是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

像西方发生的一样,受消费主义的影响,富裕起来的人们很容易产生购买奢侈品的需求,如果这种需求的刚性的,那么,因为在国外,它的价格比国内要便宜很多,因此国人热衷在国外买奢侈品本身说明是种理性消费,但正是因为太便宜了,买太多,买得太直接,就容易给人造成一种土豪消费的感觉。

现在,我国出境游高速发展,容易受到关注,一些旅行社的组织能力有限,对游客出境培训和引导等准备工作相对不足,再加上,一些目的地国家和地区也没有做好接待中国人的准备,也导致国人的不文明行为被放大。而且,长假短缺已经成为中国旅游消费释放的最大瓶颈,每年,大多数中国人的中远程旅游只能集中在个黄金周以内出游的人多,目的地集中人满为患在所难免,扎堆儿如同春运,这种出游不是被迫的,因此完全是自愿的无奈的理性选择。老百姓掏自己的钱出国,不要把老百姓想的像傻子一样,好像只有专家聪明,他们出门前一定会货比三家,做了详尽的准备,才准备出去的,国内游的性价比不好,出境游可以,当然,会选择出境游,而南极游是有价格作为硬杠杆、高门槛的,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呼吁“南极旅游出台管理措施太荒谬

华商报:有人说,国人去南极旅游影响了科站正常运行,希望能出台规定……

 刘思敏:专门的机构去管理游客?这种说法太荒谬了。全世界的游客去南极不需要事先审批,难道就只限制中国游客?我不是说,游客可以乱丢垃圾,不听指挥,不是这样子的。而是说,很多国人对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的概念缺乏基本的了解,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是一些与我们签了协定互相开通旅游、中国公民可持旅游签证前往的国家和地区。而南极不是一个主权国家或行政区,根本不可能适用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管理办法。

    而且每年去南极旅游的也就几千人,到了南极,见到了祖国的科考站,一定是陪感亲切,合影、留念怎么了?我想,去草原的蒙古包前,牧民都会亲切地送来酒水、酥油茶,更别说,合影了。科考站的大多数科研人员长期像狼一样孤独工作生活在荒凉的南极大陆,应该草原上的牧羊人更想看到同类吧?何况是偶尔、少量来自祖国的亲人呢?这些游客都是商业性的旅行,食宿行都有旅行社全程安排,谁也不会强求科考站设宴招待呀。在科考站门口照张相、与科考队员合个影、在不影响科研的前提下参观一下、盖个邮戳,对中国的南极科考事业能有啥实质性影响呢?我们还可以提倡、呼吁想参观科考站的游客给科考站带点有用的礼物。“我们怕的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游客或者一些年轻的游客行动上一旦失控,会出现一些意外的人身伤害或者事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站上的救援资源非常有限。”——国家海洋局极地办主任曲探宙的这个说法也经不起推敲——莫非没有中国科考站,中国游客就不去南极了?他们到了南极就不会失控了?南极游组织者也不会有任何预案及救护措施?

    可以说,因为南极长城站“应接不暇”,就呼吁对中国公民赴南极旅游进行行政管制,既是矫情,更是因噎废食。

    当然,对于旅行社还是要和旅游讲清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注意事项,特别是安全问题,我接触过一些曾前往南极旅游的游客,他们虽然认为,南极的景色很特别,见到野生企鹅都兴奋但过程还是很艰苦的,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 

 

团队游、自助游和私人订制游是未来旅游业的三个方向

华商报:旅游热点的形成一定是从陌生开始的,一个旅游热点区域的兴衰发展是否有规律可循?还是纯粹的扎堆、非理性的行为?

    刘思敏:旅游热点的形成,必然是由参与者的数量、集中度决定的。如果这个旅游产品,市场反响比较好,旅游产品比较独到,受众比较广,像东南亚一样,它是冬季旅游的聚集地,价格又比海南岛便宜,华人比较多,语言上没有太大的障碍,自然就成为了国人出境游的热点地区,再比如马尔代夫,它有特色独到的度假酒店,离中国比较近,成本、价格又比夏威夷和地中海便宜,因此它也成为热点。

还是那句话,老百姓心里有一杆称,他会选择货比三家,像中国人近几年出境游的热点地区——马尔代夫、巴厘岛、泰国,它们之所以成为热点,共同性在于旅游产品的性价比高、独到性强,产品本身又迎合了中国人的口吻,所以它热,绝非是扎堆,如果旅游产品不好,就不会有一波接一波的游客前往。

韩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美国、法国、新西兰、加拿大以及港澳台仍是大多数中国游客出境旅游目的地的首选。经常出国的人,愿意去寻找新的目的地,如果首选的这些目的地都去过了,他们也愿意开发新的目的地。 旅游就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不断扩大,有梯次推进的规律,从陌生到热点,一定遵循着目的地由近及远、接待设施水平的需求由低向高,由小众旅游逐渐向大众演变的过程。

 

华商报:根据国外旅游业发展的经验来看,您觉得,这种“私人订制游”能否取代团队游和自助游,成为未来出境游的一种重要方向吗?

 

刘思敏:我觉得,从目前来看,常规的团队游仍然占据出境游的主要角色,毕竟我们出旅游才只有10多年的发展历史,但随着人们出国次数的增多、旅游经验的不断丰富、外语水平的不断提高,加之国外旅游公共设施比较健全,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国人,必然会更乐于选择自助游的方式,具有个性化了解当地风土人情,进行深度旅游。

这两种旅游方式也各有各的不足,团队游价格便宜,但有种走马观花的特点,缺乏个性化追求。自助游虽然有了个性化追求,但却没有旅游单位进行后勤服务,因此私人订制游是介于团队游与自助游之间的一种旅游方式。既有旅行社提供后勤保障服务,又能追求个性化的旅游追求,但它的价格可能会是最高的。

我认为,团队游、自助游和私人订制游三种方式,作为“三驾马车”,都是未来出境游的方向,三者缺一不可,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或者可以相互交叉供游客选择。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