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能够紧货币,同时降杠杆吗?

本文作者为中金公司研究部主管梁红 对于今年以来经济放缓和通货紧缩的苗头,分析师们给出了许多不同的分析和理由,包括银行惜贷、反腐抑制高端消费、以及外需不振等等。 在全球其它主要经济体增长复苏的大环境下,中国经济增长的疲软应当主要是由内需不足带来的。而在内需中,投资需求(包括存货投资)的疲软是主因,这也同生产资料价格的环比大幅下降相一致。 短期内投资需求如此大的波动很难用长期结构性的因素来解释,而企业普遍反映的融资难、融资成本高,在宏观数据上相对应的是货币供应增速处于历史低位,且真实利率位于历史高位。 如果中国货币政策的首要任务是稳物价和保增长,那么近期的宏观数据所显示的增长疲弱和通缩的苗头应当会促使央行”微调”其偏紧的货币政策,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但很多人担心这样的放松是否会使中国经济的杠杆率上升,增大金融风险。有意思的是,过去二十年的宏观数据显示,中国的杠杆率的增速与经济增速是负相关的:在经济增速下降的时候,杠杆率的增速是加快的。即中国二十年来的实际经验是不支持那些提出靠把经济增速降下来从而降杠杆的提议的。 道理很简单,在有效的股权融资渠道缺失的情况下,经济下行的时候,企业自身靠盈利补充资本金的能力下降,中国的高储蓄率自然表现为债权融资在整个融资的比重上升。 也就是说,如果要直接用紧货币来降杠杆,常常会适得其反。在中国现实的政治经济环境中,过于疲弱的经济活动最终还是会引发国有部门追加投资、承担更多债务,各级政府将会做更多大型的基础设施投资,在债务和资产的累积中出现”国进民退”。 因此,如果从既要保增长又要减少金融风险的角度讲,只有提升中国金融系统配臵资源的效率的改革措施才是治本之举,尤其是修复股权市场的投融资功能是当务之急。 鉴于中国当前相对简单的金融市场和产品(即以银行为主导,及衍生产品数量微不足道),物价及资产价格的变动依然可以大部分用货币供应量的变动来解释。过去二十年中国几次通货膨胀的周期都伴随着M2的大幅波动。近十年中国房价的几次大起大落也跟随着社会融资总量增速的几次大起大落。 当前的经济放缓和资产价格紧缩也是发生在M2及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下降到多年新低的货币环境下。同时,偏紧的货币环境带动物价、房价涨幅的快速回落,导致实际利率上升。从各类物价和资产价格的近期变化来看,中国经济已经出现通货紧缩的苗头。 长达两年的生产者价格指数的负增长对企业盈利和资产负债表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以生产者价格指数调整后的真实利率看,企业普遍面对着10%以上的真实利率。这相对于中国的经济潜在增速明显偏高,并不适当。 因此,将货币供应量及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从目前过紧的状态尽快”微调”到中性,即与7.5%的增长和3%的通胀目标一致,应该可以去除通缩的压力。如果货币政策调整速度过慢,将会增大未来需要更大的放松来纠偏的风险。 是什么原因造成目前过紧的货币环境呢?记得去年6月和12月中有几天银行隔夜拆借利率达到8%,甚至10%以上并伴随”钱荒”。在今年年初,货币市场回报率达到6%-7%左右。市场解读这可能是央行对影子银行系统提出警示,甚至是惩罚某些过于激进的股份制银行,同时推进利率市场化的进程。 但是全社会是否可以承受6%-7%的短期资金成本? 访问 中国金融投资网 观看并收听更多精彩节目!您更可以在iTunes商店内直接订阅本播客节目。关注中国金融播客的微博以得到实时更新!.

访问 中国金融投资网 观看并收听更多精彩节目!您更可以在iTunes商店内直接订阅本播客节目。关注中国金融播客的微博以得到实时更新!.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