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思敏:“荔枝狗肉节”与文明的联想


     今年的广西玉林“荔枝狗肉节”毫无悬念地再次引起热议。那1万条狗儿的性命牵动了千万人的心。网上的多项民意调查显示,近95%的网友反对举办狗肉节,绝大部分网友的态度是“反对。狗是人类的朋友,下不去嘴!”和“反对。场面太血腥,对社会和青年人影响都不好。”网友的投票凸显了现代社会尊重生命的文明进步,大多数人对生命的同理心和少数人吃狗的无愧心体现了文明过程在不同阶段的道德冲突,也反映了社会多元化和文化多层次化的现实。

 

     文明的标准,具有绝对性,也具有相对性,道德的演变发展也有其内在逻辑与规律。慈悲心和公平心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是道德文明的精髓所在,尊重生命更是人类文明发展与提升的核心价值。美国前总统布什曾在2001年为否决美国国会通过的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法案直言不讳地表示:(将人类胚胎形式的生命用于糖尿病等病人的治疗,是不可接受的)……“你无法证明这一条生命比另一条生命更有价值。这一法案跨越了我们这个社会所应尊重的一个道德底线,所以我否决了它。”

     人类是万物灵长,比其它动物有更多的特质,例如更有创造力,能够制造更为高级的工具,有天赋能力作出道德选择等。作为懂道德的群体,尊重爱护生命是人类的天职。比起关在笼中的狗儿以及其他各种动物,人类是强者,而动物是弱者,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应该恃强凌弱,对其他生命可以肆意劣待。西班牙斗牛是历史悠久的传统,在西班牙乃至整个西班牙语世界里,斗牛士被视为英勇无畏的男子汉,但这种“血淋淋”野蛮游戏在近年来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强烈反对,每年斗牛期间都有人游行示威,斗牛表演在西班牙已不再像往日那样风光。2001年,西班牙宣布禁止在市场上销售斗死的公牛肉,这意味着很多养牛人将因经济原因而放弃饲养。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大区则从2012年开始彻底禁止了持续数百年的斗牛赛。

 

     对生命的关爱彰显了人类的生命价值追求,对生命的恻隐之心是自古至今人类共有的情怀。孟子说: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这句话反映了古人不忍杀生的仁义之心。弘一法师曾有一首诗指出万物恋生,告诫人们要尊重生命:“有命尽贪生,无分人与畜,最怕是杀烹,最苦是割肉。擒执未施刀,魂惊气先室,喉断叫声绝,颠倒三起伏。念比恻肺肝,何忍纵口腹。”

他又告诉我们动物也是有感情的:“畜生亦有母子情,犬知护儿牛舐犊。”

无论人与动物,生命都只有一次,刀割时都会感到疼痛,死亡来临时都有恐惧,作为有同理心的我们焉有不护生惜生之理。

 

     “人之初,性本善”,慈悲心是人类与生居来的特质,它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诚如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一书中所说的:“慈悲是不会损伤人们的,它像自天而降温煦的雨,

落在地面上:它是双倍的祝福;慈悲祝福施予的人,也祝福接受的人。慈悲是一颗如意宝珠,它具有疗效的光芒射向四面八方。”

以慈悲心对待其他生命,收益的不仅仅是接受者,施予慈悲的人更是受益者。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富有同情心的人在晚年时更为健康幸福,而缺乏慈悲心的人则更可能变得寂寞,并在晚年陷入孤立。研究者表示:“如果我们能培养人们的慈悲心,我们就能增进他们的健康与幸福感,甚至让他们更长寿。”

 

     诚然,由于大自然的生物圈构造,在目前及可预见的将来,人类还无法完全摆脱自己也身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食物链的命运,因此,文明肯定是一个无法省略的动态进化过程。然而,如何对待其他物种是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生命的人文关怀也是人类文明进化的标志,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文明进步,站在地球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也必须努力逐步摆脱对食物链的依赖。

 

     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已经为人类最终摆脱对食物链的依赖,提供了极大的可能性。当然,这必然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虽然人类最终摆脱对食物链的依赖是一个逐步演进的过程,却并非只有消极对待这一过程而无所作为。顺应这一文明的进程,我们每个人有很多事可以参与倡导,比如,可以推动逐步减少食用动物的种类,把我们出于生存需要的对动物的伤害,降低到最低限度,特别是必须把野生动物绝对排除在外;把慈悲怜悯之心逐渐扩展到待杀动物身上。

 

     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应该懂得善待动物,尊重生命。在目前不得不以其他生命果腹的时候应生惭愧心,尽量将护生惜生的情怀体现在宰杀过程,从而潜移默化地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其中,伊斯兰教的仪式杀生就值得借鉴。伊斯兰教义规定:“真主命令对万物须行善。所以当你们杀戮时,应以至善的手法杀之;当你们宰牲时,你们当磨利刀刃,让被宰的牲畜安祥地死去。”穆斯林宰杀畜生由熟悉屠宰程序的教徒进行,宰杀之前,要喂动物喝水并安抚它,由屠宰者念诵真主之名,给它祝愿,而且屠宰者及动物应该面向麦加方向。这反映了在不得不杀生时对生命的尊重,是慈悲心的表现。伊斯兰屠宰法中的合理因素已被现代屠宰行业所吸收,世界上多数国家都明确立法对私人屠宰予以禁止或者限制。

 

     相比对照,《舌尖上的中国》所呈现的相当大一部分内容,肯定是文化的积淀,却未必是文明的象征。社会各界对玉林“荔枝狗肉节”的指责批评也就是在情理之中。

     在目前的文明发展阶段,当地吃狗肉的习俗以及游客吃狗肉的权利固然无需指责,但大张旗鼓地办狗肉节、现场当街“点杀”显然已不仅仅只限于保持民间饮食习俗。动物权益保护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玉林每次狗肉节有一万多条狗被屠杀,许多甚至是被当众活活电死、烫死或者剥皮的。网络图片显示的场面极其血腥,令人惨不忍睹。

 

     玉林试图借助民俗与地方文化来发展旅游,增加经济收益,是可以理解的。有人说“荔枝狗肉节” 是玉林的一张最重要的城市名片,狗肉节可以拉动本地的饮食行业,扩大玉林的影响力,这种说法未免短视而片面。从网友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对大多数人而言,狗肉节上那种残忍对待生命的做法是同野蛮落后连在一起的,是落后不发达的象征。玉林真的要背负野蛮这一恶名吗?这样的民俗文化需要如此大张旗鼓地“弘扬”吗?这一城市名片显然使玉林处于文化的劣势,这种劣势势必会对外来投资造成负面影响。只看到狗肉节获得的暂时利益而无视长远影响,岂不是饮鸩止渴?

 

     当今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禁食猫狗等伴侣动物,包括华人地区的香港,显示人类对动物的尊重和感恩。玉林的上上之策当然是停办狗肉节,不再成为行为野蛮、落后的象征。停办狗肉节,一来可以推进民风从善,同护生爱生的世界大潮流合拢,二来可以扭转玉林的公共形象,吸引更多的游客来观赏“岭南美玉,胜景如林”。玉林拥有深厚的旅游资源,包括“天南杰构”江南四大名楼之一的经略台真武阁,四大名关之一的鬼门关以及大容山森林公园等,在旅游愈来愈热的大众旅游时代,有巨大的潜力进一步扩大本地区的旅游业。如果因为狗肉节的恶名使很多人抵制玉林而改变旅行路线,损伤了玉林的长远经济效益,那狗肉节带来的暂时小利岂不是得不偿失?

 

    玉林荔枝狗肉节最令人诟病之处,就是将活生生的狗当街展示,在众目睽睽下进行血淋淋的宰杀。整个过程中对被屠杀的动物毫无尊重,对狗儿们的哀嚎听而不闻,人对生命的慈悲心有安在呢?何况围观杀生的人群中就有不少儿童,对幼小心灵造成的负面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在一片反对声中,玉林荔枝狗肉节是否还要继续办下去呢?即使要办,是否可以民俗文化节的形式找寻一种相对文明的方式呢?玉林至少应该改善过去的做法,给生命以更多的尊重,使屠宰过程更加文明和人道。比如不再将狗在大庭广众下展览,借鉴伊斯兰教的屠宰方式,尽量减少狗的痛苦。当然这是万不得已的下下策。玉林应该更多地考虑长远利益,顾及公众的感受,而不是急功近利只盯着眼前的小利。由良好名声带来的扩大的游客量和投资会长期惠及玉林。唯如此,玉林才不负其“岭南都会”的美誉。“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广进达三江”不正是玉林人所追求的吗? 

 

    (作者系旅游专家、社会学者,中国旅游报首席评论员、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社会学博士)


    欢迎直接搜索添加公众微信号“刘思敏-非常观liusimin1130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