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思敏:破解“春游与安全”的悖论

破解“春游与安全”的悖论

刘思敏


既然春游重要到不能不组织,而春游的安全实际上也难以通过主管部门审批、备案的形式来保障,那么,如何真正加强对春游的监管,破解春游与安全的悖论,必然就会成为那些真正关心孩子安全与快乐的人必须直面的问题。


410,海南省文昌市发生一起学生春游翻车致人伤亡的事故——迈县老城镇欣才学校8名学生当场死亡,3人重伤,29人轻微伤。经初步查实,事故原因系由于雨天路滑,司机操作不当。加之这所私立学校雇佣社会车辆未上必要的保险、且未向教育局报批备案等情形,一时间,“春游”这个孩子们苦苦期盼、家长们提心吊胆、学校左右为难的敏感活动再次强烈刺激了全社会的敏感神经……春游与安全,在我国成了长期无法破解的悖论。

一提到春游,孩子们肯定欢呼雀跃,因为它意味着可以暂时抛开课本、走出校园,远离家长的监控,与老师和同学们集体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在一个更广阔的天地里释放他们的能量。想一想我们小时候对春游曾有过的无比向往以及春游在我们脑海里留下的那些美好回忆,就不难理解春游对于孩子们、尤其是长期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们的重要了。春游首先承载的,是孩子们一颗颗天真、活泼、自由的美好心灵。近些年,给孩子们放春、秋假的主张,引起社会广泛共鸣,如:2004年,杭州市中小学在全国率先进行春、秋假试点;20132,国务院发布《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也提出地方政府可以探索安排中小学放春假或秋假。

然而,每到春游时节,家长们却又不免惴惴不安、提心吊胆。我国目前“四二一”家庭结构占据主体,一个独生子女承载着两代人的希望、三个家的爱,孩子对一个家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同时,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是未来的希望,是全社会关注、呵护的对象。因此,“春游安全”成为一个永恒的主题。

海南“春游’校车侧翻事故发生后,很多媒体都迅速聚焦事故的责任主体,如:学校违规出游,司机操作不当,保险责任缺失,相关部门监管不到位,等等。家长们在痛失子女的同时,也开始考虑进行维权;政府主动垫付每个家庭10万元的抚恤慰问金,并积极做好善后及信息披露等工作……近年来,随着社会风险的增多和意外事故的增加,人们的应急意识、维权意识都在逐步增强,这是各方责任意识、权利意识的觉醒,是社会进步的体现。春游作为一项有风险的集体活动,自然承载着相关部门的复杂责任以及相关人员的诸多权利。

有人说,既然春游不可避免地存在着风险,多数孩子又都有着“四”与“二”的强大后盾,那不如干脆把学校的春游彻底取消,给孩子们放假,让家长带着去春游,安全问题不就解决了?可现实问题是,一方面,并不是每个孩子的家长都能在这个季节有时间、有精力带孩子出去游玩;另一方面,孩子们之所以向往春游,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能够在同龄人的集体里完全地放松身心,这也是培养孩子自立、互助的一个机会和载体。更何况,要想让鸟儿在天空飞翔,就要敢于给它们机会锻炼飞翔的翅膀。

因此,作为学校,根本就不应存在春游是否应该组织的问题,相反,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有绝对的义务去积极组织。然而,面对沉重的责任和负担,学校也是左右为难:要么是因担心发生意外而不敢组织;要么是在组织过程中胆战心惊,不得不给“春游”活动增加很多约束,如:只能到近处的公园空地里野餐、必须当天早早返回等等,以致根本无法让孩子们体验到真正的“游”之乐。躲避责任或增加约束,都是因噎废食,本质上都是对孩子天性的忽略甚至是封杀。

其实,当今社会本身就是一个风险社会,风险无处不在。意外,发生在孩子身上与发生在大人身上并无本质差别。有谁会建议因道路上经常发生交通事故就禁止行人上路呢?因此,绝对不能因为某些令人悲伤的意外而“封杀”孩子们的童年、孩子的成长与快乐。试问,如果学校按规定进行了集体“春游”的报批、备案,就能够避免意外的发生吗?很难想象,未经审批与安全事故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诚然,审批过程中,教育主管部门可以在交通、天气、路径选择以及合作对象、运输设备的资质等方面进行有效把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风险发生的概率。但不容忽视的是,教育主管部门只是一个行政机关,其依据什么标准进行审批?有无足够的能力实施监管?如果审批只是起到减少风险的作用的话,那这种作用完全可以转移给学校、旅行社等其他直接相关主体。更何况,在实际审批过程中,教育部门出于责任或安全等因素,往往只会形成懒政思维,一禁了之,那么,孩子们的春游天性与需求又该由谁来保障呢?

此次事故一出,如同条件反射,有关部门要求加强对中小学外出集体活动的管理的通知立即“应声而出”。这种惯例显然始终没有很好地解决学生春游安全的问题,反倒加剧了春游与安全的悖论。很多人开始担心“安全事故让春游恐成奢望”。既然春游重要到不能不组织,而春游的安全实际上也难以通过主管部门审批、备案的形式来保障,那么,如何真正加强对春游的监管,破解春游与安全的悖论,必然就会成为真正关心孩子安全与快乐之人们必须直面的问题。

其一,应尽快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在预防、监督、救济等方面明晰责任、健全机制,将相对死板的单一部门审批分解为责任多方共担,把诸多似是而非的要求、通知转化为高质量的立法。如:明确学校的有限责任与义务,明确参加春游的学生应上哪些保险,明确参与春游组织的旅行社或车辆租赁公司、司机应具有哪些资质,明确学校应做好哪些方面的准备工作,等等。这样一旦发生意外,有关单位或人员可以预期其需要对应承担的责任,进而将保障做到最全、最好,将风险降到最低。

其二,应加强对管理人员及师生的日常安全教育。比如,调查说海南事故车辆走的是一条正处于维修中的道路,那么之前供车方与校方是否做了足够的沟通?据说车上的 3名老师及42名小学生都没有系安全带,这些不能不说是我国目前安全教育缺失的体现。

其三,最好利用学校的时间优势,分散进行,降低组织的难度,不要把精力耗费在路上以及集合、维持秩序上,更不要追求所谓“浩浩荡荡”的壮观声势,如:海南这个学校组织的就是一次涉及500多名师生、14辆大巴车的集体大出游,如此大的阵容,安全把控的难度可想而知!同时,安全是有成本的,因此应借助旅行社等专业力量,提高效率与质量,提高安全系数。

春游是孩子们成长过程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能因为“怕”或“担心”而“不作为”,也不能因为存在风险就“肆意封杀”或“横加束缚”,二者都是典型的因噎废食。实际上,教育部门、学校以及社会要做的,是积极应对、努力完善、充分准备,在意识上、法律上、机制上、行为上全面加强监管,还孩子们一份既快乐又安全的“春游”体验。

温馨提示:


点击顶图上方【刘思敏-非常观】一键关注;或直接扫描下方的二维码;或搜索添加公众微信号:liusimin1130

行者、记者、学者,达观天下,

寻找旅游与社会的交集

« Prev: :Next »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mice114/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ink-and-wash/single.php on line 28